大连金属资讯网 > 房产 >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_老师把他的巨大挺入我体

2019-11-08 17:31

“谢谢,玄。”还是要感谢的,上前去亲了他一下。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_老师把他的巨大挺入我体内/玉骨销魂

“嘿嘿~~”华丽丽的转身啊我?~~去干吗呢,嗯……对了,十二哥说带我骑马玩儿呢,我就去马棚那里等他好了。可是等到到了马棚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猜猜我是谁。”因为他是蹲着给马清洗,我很容易的就遮住了他的眼睛,变着声音说着。

“小锦。”他笑呵呵的盖住我的手。

“没劲,七哥,你怎么一下子就猜中了啊,不行哦,必须问很多个别人才能说到我的名字,不然不好玩儿哦。”我坐在草地上看他:“七哥,你怎么自己洗马呢?不都是马夫来么?”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_老师把他的巨大挺入我体内/玉骨销魂

“上过战场的人都是自己洗马的,这是和马培养感情的很好机会,虽然,七哥现在不用上战场了,可是这个习惯还是改不过来。”他忽然落寞的说着。

“七哥,不上战场说明国泰民安嘛,你瞧,你家马儿其实也很惬意呐~~”

“嗯,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问。

“来等我的白马王子啊。”我的王子十二哥嘛~~~

“呵呵,小锦,七哥带你骑马去。”他忽然起身抱起我。我才发现,他的马是白色的……

“那,我要特别快特别快哦。”我才想起来,我没和十二哥约好到这里等……所以,不如先陪七哥玩儿会儿吧。

“呵呵,一会儿不要快到求我慢些。”怎么这么暧昧……

“啊……再快点七哥,你的马跑的真稳呢。”我却没发现我的裙子飞了起来,即使是斜坐在马上,裙下的风光也一览无余了。

“小锦……”忽然耳边一热,抬头看见七哥看着我乍泄的春光,啊……赶紧用手按下了飞扬的裙子。可惜晚了一步。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_老师把他的巨大挺入我体内/玉骨销魂

“小锦……你不是最喜欢玩儿吗,今天七哥带你玩儿个刺激的游戏好不好?”他忽然很邪恶的笑……那个笑我昨天刚对十二哥做过……呜呜呜,难不成现世报??

他把我身子搬过来对着他:“抱紧我。”他说,我因为马速没有减慢,赶紧抱紧他脖子,而他一手抓着缰绳揽着我的一边,另一只手则把我X前的绳子解开,一下子领口就大开,露出整个X部。

“呀……”赶紧往他怀里埋,不要被别人看见才好。

“呵呵,小妖J,别怕,我们已经跑出人的视线了。”他好像知道我怕什么,一只手进入了裙子玩弄着我的蓓蕾,舌头在我耳边吹着热气慢慢说着。

“啊……”他释放了他的昂扬,男子的裤子从古代就是这么方便嘛……干嘛都有口啊……没等我继续抱怨,我裙子里唯一的屏障,我制作的小内裤就被他拔了下来,不……是扯了下来,断了啊……

“啊,我的衣服……”他随手就扔掉了那个破布~~(古人又不知道那是什么,尤其是已经扯断的……)他把我往他身子上挪了挪,我的腿就夹住了他的腰,(因为草原并不暖,尤其现在已经快要入秋了,他们骑马都有披风)他的披风就正好遮住我露出的腿。而这个姿势,则刚好顶住他的昂扬。

他不动,却笑着看我。忽然马身一个颠簸,昂扬顺势进入了我的身体。

“啊……七哥……你好坏啊……”表达着不满,可是他笑意更浓,因为马身不停的奔跑颤动,就成了我们天然的助情器,七哥毫不费力的律动着。

“啊……七哥……七哥……”在外面野合哎……又是在马上,百战沙场的七哥身子又那么壮实,在这些刺激下,我身下忽然感觉涌出大量蜜水,也开始抽搐,七哥感觉到了,他忽然用力按住我,让我更加贴紧他,让马跑的更快些,终于在马跑到一处海子时也释放进了我的体内……

“七哥,你好坏,小锦不理你了。”他抱我下了马,看见马身上还有着我们的Y体,我羞的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可是嘴上还是这么说着。

“呵呵,那七哥是不是得补偿回来让小锦理七哥啊?”

“啊……”他把我按在了树上,疯狂的吻着我。忽然把我转了身子,让我扶着树干,因为裙子下面没有阻碍,加上刚刚激情过后,下面还潮湿一片,他很容易的就又一次进入,而我,也终于成了双手扶着树干,弓起身子来撅着屁股对着他,他的大手一直扶着我的腰,一只扶着我的臀部,疯狂律动……每一次都很深很深。

“怎么,理七哥吗?”他把我放在他的腿上,用手掬起水给我清洗着,七哥chu犷,可是却很细心,知道水现在很凉了?~~

“讨厌……”又一次埋进他X前,感觉他闷闷的笑声:“小锦,你是七哥的宝。”他在我耳边轻说。

“七哥……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抱着他的脖子,眼睛亮亮的对他说:“我好喜欢七哥。”换来的是他再一次的疯狂……

“好好休息,下次不要穿成这样了,不然,我会惩罚你哦。”他把我送回帐篷,吻吻我,说着。

“哦……”想起刚才那些惩罚,我又羞红了脸,真是,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让我脸红了嘛……

看着七哥的身影消失于门外,我也渐渐沉睡,好累哦……

太子番外(一)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的地位如此尊贵,如果,能换回和爱人携手终老,我不要这尊贵。

皇阿玛是爱我的,大概是这紫禁城里,唯一的父子之爱如此显露的,可是我不想要,他只是不想要大清毁在我的手里,他常常对我讲,胤礽,你要记住,你的痴情,是要不得的。于是,我爱的人,他一挥手,做了八福晋。

很久后,那个总是笑笑的女孩子对我说,我和三弟一样博学,和八弟一样温文,却不能和十三弟一样洒脱,和十四弟那样不羁。她说,二哥,其实,你很可怜。

她是锦瑟,她刚刚出现的时候我讨厌她,讨厌她那么自在,因为我不能,我甚至得不到皇阿玛那种到达了纵容地步的疼爱,直到我发生了变化,我才知道,皇阿玛也变了。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天,她在我身下娇喘,她是被迫的,可是即使被迫,我依然兴奋,我告诉自己,是因为我报复成功了,我打击了那些弟弟才如此兴奋,可是她晕倒在八弟怀里时,我害怕的发现,我也有一丝动心,我要扼杀掉这心思,所以我下了药,可我没有想到,皇阿玛也存了那样的心思,我还是失败了,看着她被那么多男人霸占,我才发现,我真的沦陷了,如此深刻。可是即使很多很多年后,很多到我不再是那个太子,我依然不后悔我这么做过,也不后悔我也爱上了她。虽然和我携手终老的,不是她,可是我还能见着她,而我身边的女子,和我也曾那么相爱过。锦瑟总是那么善良,她那么拼命的帮助了我,虽然我和灼华到最后都发现,我们都不再是当初那个我们,我们都已经无法再那么相爱,可是我们都憎恨那个地方,所以我们还是携手走出了那里,相伴着到老,也陪锦瑟到老。

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失神的问我,二哥,如果让你放弃一切和你爱的人远走,你愿意吗。那个时候,我是看着她的,我说愿意,虽然我知道她认为我说的是灼华,可是我没有解释,我早已失去了,爱她的资格。那么,就如此陪伴她吧,一直守护着,她身上,总有我们每个紫禁城里长大的人很小时候才有的纯净。

她喝醉了,她很少醉的,可是那天她醉了,她倒在石桌上,凌乱这头发,红色滚边的白色狐狸披风,裹住她小小的身躯,在漫天白雪下,她红着脸,闭着眼,说着醉话,可是那话,却让我们每一个人难过,她说,她是不是很不守妇道,她说她好像真的跟青楼女子无二了,她说,即使世人会骂她,她依旧不会放手,她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孩子,即使那么勾心斗角,即使都不再年轻,可是依然是需要人呵护需要人疼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