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属资讯网 > 质量 >

古言师徒肉宠文_男朋友大肉捧女儿爱|秦雪彦苏简

2019-10-01 09:33

苏简,你真的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真实,不,应该说蠢。”

“……”苏简不语。


苏欢指了指外面的殷颢,“我还以为你一离开苏家会离婚呢,没想到还怀上了殷颢的孩子,打算母凭子贵?”

褪去可爱模样的苏欢变得有些尖锐,苏简冷笑了一声,“你在嫉妒?”

苏欢微乱后看向苏简,挑眉道:“我有必要嫉妒你吗?姐姐,你好像忘记了,我这个结婚戒指上的S本来刻得是你的名字。”

苏简心头一紧,手握成拳,指甲隔着手套掐的肉疼,可她丝毫感觉不到。

“心痛了?难过了?”苏欢不屑地睇了她一眼,“苏简,你活该跟你妈一样,你应该庆幸那么早离开苏家,否则……”

“否则什么?”低沉的声音自苏欢背后响起,她心里一个咯噔,殷颢?

苏欢立马换上可爱的笑容,“姐夫,你来啦,我还没恭喜你们呢!”

这变脸速度都快拿奥斯卡了,苏简在心中嗤笑。

“怎么脸色那么差,刚才跟苏欢在说什么?”殷颢握紧她的手,将她的五指掰开,掌心贴上她的。

苏简摇了摇头,“没什么,我想回去了。”

“姐姐,这么早就走了吗?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要走,不如今晚就留下吧。”苏欢眨巴着眼睛,祈求道。

苏简拧眉,苏欢这种装出来的样子让她打心眼里恶心。

可偏偏,她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不打扰你们了,我们先走。”苏简果断地留下一个背影,扯着殷颢的手就走。

苏简勾起一抹诡异的笑,下一秒她撑着双臂从轮椅上站起来,却因为腿软的缘故一下子趴在了地上,重重地声响吸引了不少人注意,沈子翰第一个冲了过来。

“小欢,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哪里痛?”沈子翰将苏欢抱起,疼惜的问道。

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落到苏简眼里都是那样的讽刺,这本该是她的啊。

“没事,子翰,你不要那么紧张了,就是想拉姐姐的手没拉到摔了一下,没事的啦。”苏欢强忍着痛安慰道。

沈子翰微怒,“小简,她是你妹妹,腿脚不方便,你就不能迁就她一点吗?”

一时间,大厅里沸腾了,灯光也变得更亮了,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看向这边。

苏简性子本就清冷,对于苏欢的各种把戏,她也懒得辩驳,只是瞥了一眼不出声。

“子翰,我希望你说话注意一点,苏欢是腿有问题又不是脑子有问题,什么动作该做不该做,她不知道?”殷颢皱眉,棱角分明的脸庞带着戾气。

面对殷颢,沈子翰除了隐忍没有办法,因为他说的很有道理。

“子翰,真的是我的错啦,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想回房,你推我回去吧。”苏欢赶紧打圆场,鼓起肉嘟嘟的小脸望着沈子翰。

沈子翰就算再气也会顺着台阶下的,他别有深意地看了苏简一眼转身离开。

直到走到外面,冷风打在脸上身上,苏简才算清醒。

对于那种人她应该没什么可留恋的才对,只会被眼前假象蒙蔽,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认不清,苏简觉得沈子翰真是可怜。

“苏简,三年的时间不够让你清醒吗?”殷颢加快了一步走到她的面前,逼的苏简停了下来。

苏简昂起头,带着一抹倔强,“我很清醒,至少现在很清醒。”

“苏欢跟你说了什么?”殷颢只听到一点点,不是很完全。

苏简垂下眸子,看着脚上的水晶鞋,她才是公主啊,苏欢根本就不是。

“有什么委屈就说,我是你男人,肩膀和胸膛都是你的。”殷颢最看不惯苏简这个样子,他一把将她的头按在胸前。

苏简挣扎了两下,无效投降。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跟我结完婚后妈怎么会从苏家搬出来?”殷颢压低了声音,紧紧将苏简裹在怀里。

此刻,她像是个贪婪的孩子不断地汲取他怀里的温暖,竟然舍不得离开。

苏简什么都没说,就是感觉很累,回到家之后倒头就睡,对于身边躺着的男人也顾不上了。

殷颢看着她不太安稳的睡颜,长臂一伸将她捞入怀中,“这么倔强做什么,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也不怕憋坏了。”

满是黑暗的梦里,突然有一束阳光照进来,苏简紧紧抓住不想放手,殷颢在她身旁勾起了微笑,她那么热情地抓住小殷颢是想怎样?!

小野猫,迟早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参与,他低吼出声,越是想掰开她的手,她就抓的越紧……这一夜好煎熬。

自从苏母知道苏简怀孕后,整天向马晓云讨教安胎的办法,生怕一个不小心,苏简会出什么事情。

而苏简呢,从每次被苏母赶到殷颢那里,到现在时常被留下来睡,就连饭桌上的菜苏母也是先夹给苏简,她总算觉得自己不是充话费送的了。

天壤之别啊!

苏简得意地瞟了殷颢一眼,只见殷颢嘴角带着笑,吃得一脸高兴,有时候苏简真是不明白,他身价高到不能用钱来计算,什么样的好吃好喝的品尝不到,怎么就喜欢来这里蹭饭呢!

“公司不忙?”饭后,苏简见殷颢没有离开的意思,主动问道。

殷颢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她坐下,“最近不忙。”

不忙才怪,跨国大公司每天的文件连起来就能绕地球五圈,还不忙呢!

“准备什么时候让谎言成真,我怕妈等不及了。”殷颢看的苏简脸一热。

她离他远一点,大有与他楚河汉界分开的意思,“到时候再说。”

“到时候你想怎么说?跟妈坦白?你看整间屋子里,都是给你买的补品,今天妈还说要准备婴儿用品,你忍心让她希望落空?”殷颢说得头头是道,专挑苏简的软肋来。

“……”苏简不语。

“我可是听说妈最近高血压又犯了。”殷颢补充道,对于苏简的细微的表情也不放过。

苏简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被圈住了,要是现在不弄个孩子出来,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啊,关键是去哪弄个孩子?!还得塞到她的肚子里!

“好烦,都怪你,为什么要撒谎,现在我宁愿说我有病不能怀孕。”苏简瞪了殷颢一眼,“现在倒好了,骑虎难下。”

殷颢努了努嘴,“那就让马阿姨把你不孕的事实传遍大街小巷咯。”

“你……”苏简气结,“殷颢,你还能再无耻腹黑一点吗?”

“能啊。”殷颢露出一抹邪笑,其中暧昧只有苏简能看得懂,她深呼吸别过眼去。

为什么,当她想离开的时候,他却靠她那么近。

“我回房间去。”苏简叹了口气,踢上拖鞋就往里面走,理了理烦躁的思绪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