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属资讯网 > 质量 >

趴下把腿张开,乖把腿张开唔啊不要/#弟弟#

2019-11-08 17:35

阴道在高潮後开始强烈的收缩,毫不留情的挤压着他。

【嗯---】粗重的闷哼从他喉头溢出,她阴道的收缩让他甚至还来不及控制,就在抽插中全数射出。

收拾好自己,她重新套上睡裙。

趴下把腿张开,乖把腿张开唔啊不要/#弟弟#

他半躺在床上看着他穿衣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很吸引他。

或许不只肉体上的,他知道自己想要知道更多。

【我要怎麽叫你?】

她回头看着半躺的他,发丝凌乱,神情慵懒,上半身的肌肉即使在放松的状态下,依旧带着漂亮的线条。

【跟着我弟一起叫。】她微笑。【姊,姊姊,都可以。】

【不想,】他下床,刚刚还藏在被单里的下半身,也是赤裸的。

趴下把腿张开,乖把腿张开唔啊不要/#弟弟#

走到她面前,他用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我知道你的姓,现在想知道名字。】

然後倾身想给她一吻,却被她偏头躲掉。

【那你叫什麽?】

【搬进来那天你弟有跟你说,但是你应该没印象了吧!】

他把她偏过去的头重新掰正,【林扬,】接着重重的吻住她,似笑非笑的说:【张扬的扬。】

【何心心。】只是唇对唇碰了一下,她就感受到他的侵略性,她盯着他的眼睛,像是带着暗示,极力平淡地说:【无心的心。】

沉默在两人之间盘旋了几秒,他慢慢扯出一个很浅的笑容,回视她:【同样也是,当心的心。】

趴下把腿张开,乖把腿张开唔啊不要/#弟弟#

***********************************

回房间後何心心看了一下时间,早上六点钟。

躺在床上,全身疲惫,十八岁男孩的精力让人不容小觑,她的双腿因为被拉得太开,根部隐隐的酸痛。

但是累归累,身体却有一种通体舒畅的饱足感,尤其是两腿之间,那股燥热的渴望已经完全消失。

那个弟弟,既是春药,也是解药。

隐约听见有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大门的声音,时常夜不归营,真正的弟弟回来了。

交谈的声音响起,音量不大,但或许是清晨的关系,即使隔着房门,听起来还是非常清楚。

【林扬?这麽早?】这句真的是早的意思,指的是早起。

【何效宇?这麽早】而这句则是讶异的意思,指的是这麽早回来。

【睡到一半,我女朋友他妈突然来回来,我还不赶紧溜。】

【为什麽要躲?】

【她妈是我们的系主任--】何效宇的声音停了一下,【哎,最近你有看见我姊出关吗?】

【出关?】听得出林扬的语调有点上扬。

【是啊!她只要一写起她的小说,就会开始不食人间烟火,根本不出房间。】

何心心躺在床上笑了出来,不食人间烟火是这样用的吗?

【你姊姊是写小说的?】林扬的问句中,充满好奇。

【从大学就在写了吧,到现在七八年也有了,但从来没看过她的书,有时候说要拜读一下她的大作,她就只淡淡地回我一句--不适合。】

【她有男朋友吗?】

这个问题跟上个话题完全不相干,这让何心心警戒的从床上坐起。

【男朋友?】可能也是疑惑林扬会什麽会问,何效宇反问,【怎样,有对象要介绍给我姊?】

【不是。】林扬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准备要说出她不想听的话,【我想要----】

何心心飞快地翻身下床,在打开房门的同时大声喊:【何效宇。】

希望有盖住林扬的声音。

【姊,你还在啊?】何效宇转过身,指了指林扬,【你们见过了吗?】

林扬从何心心出来後,就一直盯着她看。

何心心知道林扬正看着她,那种眼神专注到让她浑身发烫。

【见过,】她飞快的,假装礼貌地看了林扬一眼,【几次。】

林扬扯了嘴角笑了一下,没有反驳。

【那就好,】何效宇看向林扬,【林扬,我不在家的时间比较多,我姊如果有什麽困难或需要,再麻烦你啦!】

打了个哈欠,何效宇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我好想睡觉,先进房了,早安两位,再见两位。】

何心心在何效宇进房後,看也不看林扬,直接往房间走去。

就在进房门的那一瞬间,林扬从何心心的身後搂住了她的腰,让她紧紧的贴住自己。

他压低声音,用只有她听得见的音量说道:【你有什麽困难或需要,都可以麻烦我。】

说完轻轻吻了一下何心心的耳後,接着用更撩人的语气说着:

【无论哪一方面。】

何心心觉得自己挺别扭的。

一开始她为了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再加上某部分也是为了新文的剧情,所以直接用身体认识了林扬,但是畅快淋漓的性事结束之後,不再被下半身支配的大脑,开始发出警告的讯号,要她不要跟林扬太过靠近。

何心心感受到了林扬毫不保留的侵略性,所以这个月以来,她一直躲着他。

其实依她深居简出的状态,再加上林扬早上都要上课,他们要见面的机会其实不多,但是就是会有那麽几次,她刚打开房门准备到厨房拿吃的,林扬也就刚好在厨房,她连踏出房门的勇气都没有,直接又躲回自己的房间。

今天是周日,她知道林扬在家,所以连房门都不敢跨出一步。

她居然对一个18岁的男孩感到胆怯,何心心觉得自己真是孬到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