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属资讯网 > 旅游 >

拨开两片湿漉漉的红肉|2个民工一起上我

2019-09-30 08:24

整个人就像是开挂了似的;可是现在的她却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自己还真的不能相信早上的她和下午放学的她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见秦毅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撇了撇嘴神情有些许的委屈:“而且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啊。”

秦毅嘴角的笑容瞬间一滞,她是发现了什么吗?否则为什么她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呢?

许诺微低着头,继续说道:“你呢是一个标准的学霸,而我呢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找你,只是我知道你很聪明,不管是学习什么你都是学得很快!但我却是和你恰恰相反,所以我担心就算你愿意辅导我的学习,我也不可能像你一样聪明啊。”

她又是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开口:“到时候你嫌我笨再也不愿意教我了,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嘛。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在秦大哥的面前丢脸,我就只好找同学帮忙啊!”

“你小时候横着擦鼻涕的时候我都见过呢,还有什么可丢脸的啊!而且我要嫌弃你早就嫌弃你了,还会等到现在吗?虽然我比较忙,可是辅导你学习的这点时间我还是有的。”秦毅说着嘴角就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许诺则是满脸黑线,这家伙的记忆力一直都这么好嘛,那些明明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为什么他还记得那么清楚呢?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忐忑的开口:“秦大哥我看还是算了吧,今天我同学都已经和我约定好了,说要和我一起学习呢。”

“什么?”

许诺清了清嗓子,随即将今天回教室时所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秦毅脸上的笑容加深了许多,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不错嘛!没有想到你还有当领导的才能。行,这样吧,在学校呢你就和你的同学们一起好好学习,然后放学以后你再把你不懂的问题和我说。还有,你不用担心自己会麻烦我。”

“秦大哥你明年就要高考了,我希望你能考上你理想的学校,至于我嘛,虽然说不聪明,可是我现在也懂得了笨鸟先飞的道理。所以你呢也就不用管我,我已经知道了学习的重要,就算你不催促我,我也会好好努力的!”许诺很是感慨的说着,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傻傻笨笨的许诺了。

秦毅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我不管你谁管你?赶紧走吧,免得回家挨骂就不好了。”

两个人说着就开始往回走,夕阳将两个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在许诺回家之前,许芮早就已经赶回了家将今天在学校所发生的事情和罗慧慧说了一遍。

“芮芮你说的可是真的?许诺她真能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出那样一番话?”罗慧慧皱着眉头,一脸怀疑的看着许芮。

“妈,我说的可都是真的!”许芮说着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听这话,罗慧慧不由得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啊!许诺是什么性子我们又不是不清楚,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呢?”

“妈,我怎么感觉许诺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呢?以前的她的确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今天她不仅这么说了,还带动了很大部分学生的情绪。妈,你说她会不会是中了邪啊?”许芮凑到罗慧慧的耳边压低声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罗慧慧心里一惊:“应该不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吧!”

“妈,我听人说这中邪的人啊,表面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可是性格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变化,您难道没有发现自从许诺醒来以后,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了吗?”

“妈您可得好好的考虑一下啊,现在的她已经带动了全校学生的情绪,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的话,学校的领导到时候肯定会找许诺啊,可许诺她是我们家的人,许诺搞不好弄出了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不得还是您和我爸承担责任吗?”许芮压低声音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

罗慧慧听到女儿的话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她和许永年都这么年轻,怎么能许诺承担罪责呢?不行!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芮芮你说这事儿应该怎么办比较好?”被许芮这么一吓,罗慧慧的心里相当不舒坦。她必须要想个法子才行,既然女儿能提出这么一个问题,那么她也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许芮早就料到了罗慧慧会有这样的反应,她再次附到罗慧慧的耳边,小声的说着:“妈,听说咱们村的杨婶子特别懂这方面的事情,要不你就请她过来看看我姐,如何?”

一听这话,罗慧慧的眼睛瞬间瞪大如铜铃一般。

杨婶子是许家村的神婆,因为在许家村是独一份,所以她收的价格一向都很高。罗慧慧一想到要请杨婶子过来看许诺,她就感觉自己的心跟刀割一般的难受,这哪里是来看病啊,分明就是来抢钱的啊。

许芮看到自己家老妈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她拍了拍罗慧慧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妈,如果您觉着杨婶子收费太贵的话……”

“什么我觉着她收费太贵啊,是她本来收费就贵啊,这可不是我觉着的问题,而是大家都这么认为的。”罗慧慧打断女儿的话,急忙辩解道。

许芮点了点头:“妈您别着急,您先听我说嘛!其实除了请杨婶子以外,还有别的办法。”

“嗨,你这孩子真是的,既然还有别的办法你怎么不早说呢?”罗慧慧说着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但是却一点儿责怪她的意思也没有。

许芮抿了抿唇,这才缓缓的开口说着:“咱们还可以把她给绑起来,听闻只要绑上半个月就可以消除邪崇!”

“将许诺绑上半个月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这样做真的有效吗?”罗慧慧皱着眉头,缓缓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许芮点头:“妈,当然是真的啦!我是您的女儿,难不成我还会骗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