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属资讯网 > 博览 >

女朋友摸着睡觉|惩罚挤住葡萄不要掉

2019-09-29 11:07

天我这件衣服怎么样啊?什么?你说领口太高了啊,讨厌,想看人家那里就直说嘛,刷两组1314秒榜.我私下脱给你看哦!”


每晚听到这个声音,躺在床上的我只能自己脑补房间里的画面,最近不知道什么时候,表姐迷上了玩直播,我经常能看到表姐的房间里传出各种极其妩媚和妖娆的声音。


躺在床上的我,甚至连玩手机的心情都没有,我瞟了一眼表姐挂在阳台上的贴身衣物,三点一式,蕾丝花边,甚至还有情趣内衣,这对我一个纯情小处男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房间里直播的是我的表姐,叫做林然,正直花样年华,林然的身材非常火辣,在家里,林然不喜欢穿胸罩,用林然的话说,她不喜欢那种舒束缚的感觉,尽管没有胸罩的束缚,林然仍然没有一丝下垂!


最吸引人的是林然平日里喜欢穿低胸的白裙,露出半边小肉,一米六八的身高,脸上带着一贯自信而又迷人的笑容,二十岁的表姐,宛如一个熟透的苹果,属于女神级的尤物。


众所周知,女主播是一个打扮妩媚撩人的职业,表姐本来人就长得漂亮,现在又是黑丝又是超短裙,成熟又性感,妩媚动人用来形容林然一点都不为过,很难想象表姐穿成这样,在房间里做着各种诱惑的动作,时不时的发出娇喘,是一种什么样的画面!


每次看到表姐白花花的大腿我就忍不住暗吞口水,而林然也经常穿着她直播时候的衣服在客厅晃悠,有时候我不经意偷瞄的眼神被林然发现,林然都会虎着脸,骂我:“看什么看?土鳖!”


也难怪林然会这么说,因为在林然的眼里,从来没看起过我这个弟弟,我从来我见过我的父母,从我记事起,我就是自己一个人,据说我妈生了我不久,因为嫌家里穷就村里别的男人跑了,我爸知道后整天喝酒,最终醉酒强奸了村子里的一个妇女,进监狱了。


甚至村子里还传出,很可能是我妈和别的男人乱搞,才有了我,我的出生很贫贱,这也意味着我卑微的地位,从小,我就生活在大伯家里,对我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陌生的家庭,我每天不敢说话,生怕说多了遭人唾骂。


大伯家里有个千金,就是我的表姐林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然似乎很讨厌我,每次看我的眼神中,都带有深深地鄙夷,似乎我这样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做林然的弟弟。


多少次伯母都告诉林然要和我好好相处,这是你的亲弟弟,每次,林然都只是冷漠着看了我一眼,厌恶道:“我才不要和这个丑八怪的弟弟一起相处!”


自那以后,林然甚至都不跟我一起吃饭,每次吃饭的时候,只要看到饭桌上有我,直接转身就走,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会跟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林然很讨厌我,从一开始就讨厌,对于林然的任性与责骂,我一步步的退让,但是我的让步,似乎并没有换来林然的好感,她对我还是那么的嘲讽与不屑,因为这本就是寄人篱下的生活,这让我的生活充满了黑暗和封闭。


我的心里很委屈,很难受,但是我不敢表现出来,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扛,多少次夜里,我一个人独自抹泪,我恨,我恨我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俩就这么无情的抛弃我,我不只一次希望我的爸爸突然出现,带我离开这个地方,这个本就不属于我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我求着她,躲着她,让着她,却换不来林然对我的一点好感,试问,就算我养一只狗,我对它这么百般呵护,那也起码该有感情了吧,可是林然,她就像是一个无情的人,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