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属资讯网 > 博览 >

黑丝制服魅惑贤妻|许你一生一世缘

2019-09-30 08:26

有人瞬间低头,生怕苏北认出自己就是说她是老修女的人。

更多的人都是一脸的羡慕,崇拜,渴望。


没有人不想成为Anne的艺人!

要知道,苏北在美国可是有起死回生美名的经纪人,有她力捧的人,还没有红不了的!

这一刻,他们心里只剩下一个声音。

选我!快选我!

苏北却拍了拍顾茜莹的肩膀,笑道:“我觉得你不错!”

顾茜莹受宠若惊地捂住了嘴,险些惊叫出声,这等天大的好事竟然落在了她身上!

她怎么都想不到,安静地坐在人群里冷眼观望的,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Anne!

苏北再度开口:“还有一个……”

众人恨不能扑上去给苏北下跪,求她一定要收下自己,一个个卯足了劲想要表现自己。

这时候,苏北说:“就选严艺婷吧。”

云帆有点吃惊,他没想到,苏北会选择严艺婷。更没料到,苏北竟然这样雷厉风行,这才上班第一天,就把艺人选好了。

在他印象里,也只有路少能做到这样!

苏北选好艺人后,向云帆道谢:“刚才多亏了你出面帮我解围。”

云帆笑着摆手,说:“快别客气,我也没做什么,只是让她们都知道了你的身份。走,我带你熟悉环境。”

苏北点点头,转身对顾茜莹和严艺婷说:“你们一会儿来我办公室,介绍一下你们的自身情况,我们开始规划未来的发展方向。”

……

叶冉从星空娱乐离开后,就给苏暖打了电话说:“苏北回来了!”

苏暖懒洋洋地哼了句:“早就知道了,那又怎样?”

知道竟然还不提醒自己,叶冉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大吼:“别忘了当年我们是怎么对她的,她一定会找我算账,那自然也不会放过你!”

她踩了苏北一脚的事情肯定会被有心人知道,到时候她在娱乐圈根本活不下去!  

苏暖嘲讽的笑了:“我怕什么!”

苏北回来干什么,干了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如果不是父亲骗她,苏北肯定不会再回南希市,叶冉的猜想根本毫无道理,不过是她做贼心虚!

叶冉听得出来,苏暖根本不想管她的死活,冷笑:“苏暖,你也别忘了,当年的事不是我一个人做的。”

“哦……是吗?你有什么证据吗?”

叶冉气急:“当年我们两人QQ的聊天记录,我现在还保存着呢!”  

“哦……这样啊!我的QQ号当年被盗了,这可怎么办呢……”

叶冉心口发紧,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当年苏北回到苏家,苏暖一门心思地想要赶走苏北,她偶然发现自己喜欢苏北的男朋友,千方百计怂恿自己去睡他。

叶冉本就有心思,就真的勾引了苏北的男朋友,偷情的刺激让她完全忘了自己是苏北的好闺蜜。

可是,把苏北送到别人床上的事,可都是苏暖一手策划的!  

“苏暖,你别以为自己瞒过了所有人!我手里还有你其他证据!你说到时候让你爸妈知道,他们心里的乖乖女是什么货色!他们该多失望!”

苏暖几乎抓不紧手机,她没想到叶冉竟然敢留一手,她冷哼:“叶冉,你可别忘了,这事一旦捅破,对谁都没好处!”

“是吗?那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金牌经纪人Anne就是你的双胞胎的姐姐,苏北!”

叶冉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暖的脸色瞬间铁青,难看到极点!

苏北竟然是Anne?

无论如何,她也不敢相信!

……

在星空娱乐,苏北跟着云帆了解了公司的大概情况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她刚坐下,顾茜莹和严艺婷就敲门进来。

苏北抬头微笑道:“说说你们在娱乐圈的近况。”

顾茜莹和严艺婷相视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情绪之后说:“我在娱乐圈的地位很尴尬,在别人看来是二线明星,表面风光,可背地里却很难,想得到通告都难得。怪我性格冷淡,也许不适合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

苏北双手交叠,意味深长地说:“娱乐圈是个大舞台,性格如何并不重要。有些明星走甜美风,有些是性感风,还有国民女神,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严艺婷缓缓摇头。

苏北笑意更深,说:“你完全可以走高冷女神范,没必要去迎合别人。以后,你的形象由我打造,你只需要好好配合!”

严艺婷脸上浮现一抹意外的喜色。

“我肯定听你的安排!”

苏北满意地点头,目光转向顾茜莹,问:“你呢?”

顾茜莹羞涩不安地垂着头,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就是被导演叫去跑过几次龙套,没有演过像样的影视作品,更别提名气。”

苏北不认同地说:“你只是没有出道而已,导演能开口让你跑龙套,这未必不是对你演技的认可。没人捧,红不了很正常,但是接下来你要做好准备迎接全新的打造,务必一炮而红!”

顾茜莹像一只忐忑的小羊羔一样,不安的抬起头。

“Anne,我还是没信心,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刚才到底看中了我什么,我只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小新人而已!”

苏北自信的笑道:“要说金牌经纪人有什么过人的能力,大概就是把十八线外的你们捧上娱乐圈的顶端,否则要我何用?”

顾茜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苏北想了想,和气的说:“你们以后别叫我Anne了,叫我北北姐,或者北北都行!”

顾茜莹点点头。

严艺婷直接喊了一声:“北北!”

苏北想了想,提醒道:“想当大明星就必须迎难而上,一步步走上去,这样得到的地位才稳固。这个圈子变动很大,想在人前风光,人后就得比任何人都累。接下来,你们将会迎来为期一个月的全封闭魔鬼训练。”

两个人齐齐点头。

……

苏北了解完训练基地的资料才离开公司,刚到公司大门,她就看到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停在身边,车窗下滑。

路南沉着脸厉声道:“上车!”

他刚把车开出停车场,无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没想到真的就是苏北!

他倒要问问这个女人跑来公司干什么?是巴不得他们的关系曝光,炫耀她路家少奶奶的身份吗?

“干什么?”苏北环视了下四周,娱乐公司的门口最容易暗藏狗仔,她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是想让我下车请你上来?”

苏北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为了避免被人看到,她只能硬着头皮上车。

车速猛增,苏北见路越来越陌生,赶紧大叫:“你想做什么!停!我要下车!”

“我要干什么?我倒想问,你来公司干什么?”路南冷着脸,讽刺道:“你嫁给我不就是为了钱吗?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至于其他的,你妄想!”

闻言,苏北一口气被堵在了心口。

当初可是他花重金请她来上班的,现在竟然敢问自己来做什么?

“我来上班!别说你不知道我……”是Anne!

没来得及说完,路南就打断了她的话,冷笑:“上班?你能做什么?艺人?还是经纪人?你以为艺人长得好看就行了么?还是你知道经纪人是干什么的吗?”

路南的话语听到苏北耳里,充满了嘲讽,竟然如此贬低她!好,那她就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这时,手机响了,是苏寒的来电,苏北立马接起。

“妈咪,你下班了吗?”

“恩。”一听到儿子的声音,苏北的一下子软了下来,柔声道,“怎么了?”

路南刚开进入高速,听到苏北突然软下来的声音,跟刚刚质问自己的语气完全不一样,他忍不住瞥了苏北一眼,自己在跟她说话,她竟然敢接电话!对自己这么凶巴巴的,对别人居然这么温柔!

“妈咪,我肚子好疼,婷洛姐姐今晚有事,要晚点才过来……”电话那头,苏寒的声音软绵绵的,听得苏北心疼的不得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吃错东西了?你等等我,我马上过去。”苏北又叮嘱了几句,才把电话挂了,别过头对路南道,“路南,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瞎扯,停车,放我下去,我有急事。”

“急着去干什么?”路南冷冷的质问道,“不要忘了,之前我说过什么!”

“我要干什么,没必要跟你汇报,该遵守的规则,我自然会遵守,不劳烦你来提醒!”苏北没好气道,“快给我停车!”

路南见她着急地眉头都皱起来了,心情更不爽了,“不知道高速上不能停车吗?”

闻言,苏北才意识到,在她接电话的时候,路南上了高速,瞬间心里更着急了,这高速的出口没有一个小时,八成出不去!

这个时候,苏寒应该很难受,可她根本不能告诉任何人有他的存在。她只能给他发信息,安慰他,同时给叶婷洛发信息,希望她能比自己早点回去。

路南边开车,余光瞥见副驾驶座突然安静下来的女人,在跟别人发着信息,心里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是不可能喜欢这女人的,但是他路南的女人就只能是他路南的!

这么想着,路南踩在油门上的力度更重了……

突然,路南冷冷道:“下车!”

苏北从焦躁中回过神,见车终于停下来了,不由松了口气,二话不说,立马解开安全带下车。

但当她看着外面纵横的田野,还有时不时飞过的鸟儿,眉头不由紧蹙。

“这是哪里?”

“这里嘛……当然是最适合你的地方!”路南笑的意味深长,紧接着车门一锁,一个完美的摆尾,直接留给她一身尾气。

苏北看着路南的车子扬长而去。

他就真的把她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要急着回去照顾儿子啊!

“路南,你个神经病!”苏北气的跺脚大骂。

路南看着车子后面毫无形象的苏北,唇角微微上扬。

看你怎么办!

苏北看着路南的车,彻底消失,她这才死心。

她算是明白了,路南压根就是故意的!

可是,就算她在心里把路南骂了几百遍,也解决不了她要回去看儿子的事。

认命的拿出手机,她想给苏寒打个电话,却发现没有信号!

她好不容易找了个有信号的地方,刚要拨打电话,苏寒刚好来电,她赶紧接起。  

“妈咪,婷洛姐姐回来了,我已经吃过药,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苏北不由松了口气,暗自责备自己这母亲没有做好,同时发誓,一定要尽快在国内站稳脚,让儿子们的生活过得更好。  

虽然儿子没事了,但是苏北还要想办法赶紧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拿出手机,想叫个车过来,刚打通电话,“喂,师傅啊,我现在在南希市城北郊区的路上,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

“有点远啊……”

“我可以加钱的!”苏北赶紧说道。

“嘟嘟嘟……”

电话突然自动挂断了。

苏北傻眼了,她低头看着手机,又没信号了!

她一屁股跌倒在地上,这是天要亡她的节奏吗?

拿着手机,苏北又走了好一段路,再看,还是没有信号。

她无力的四下看了看,希望有路过的车能带她一程,可是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抿了抿干裂的唇,苏北慢慢往市里走去。

路南将苏北扔在郊区,回到家里后,脑海里竟然都是苏北那张焦躁的小脸,以及气愤的样子。

他立马摇摇头。

自己什么时候,对刚认识的陌生人,这么关心了?

虽然她是路家大少奶奶,那也只是挂名的而已,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但过了一会儿,路南又有点心烦意乱的想,在那种荒郊野地,万一,苏北遇到什么坏人怎么办?万一,伤到碰到怎么办?万一……

路南越想越心烦,抓起外套,便立马去车库开车。

他一路沿着上次的路开去,炎热的太阳当空照着,他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一个画面,苏北顶着烈日,一身狼狈走在没有尽头的马路上,走着走着,突然中暑晕了过去。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路南内心不由咯噔一下,加重了踩在油门上的力度。

等他抵达丢下苏北的地方,却没有看到苏北,这个女人,竟然不等他!

路南拿出手机,想给苏北打个电话,却发现,没有信号!

他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在这没有信号的荒野里,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在周围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苏北,心情更加烦躁。

他开着车,沿着来时的路慢慢一路找着回去。

直到回到市里,他都没有找到苏北,好不容易有信号了,对方的手机又关机了。他看着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天色,心想着,就算走路也走到家了吧?

路南这么想着,掉头回到了他们的公寓里,刚把车停进车库,就见苏北从出租车里走了下来。

顿时,心里一股火窜了上来,看来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了!亏他这么担心了她一下午!

“为什么不在原地等我!”

苏北刚下出租车,就听到一声满含怒气的话,一抬头,便看到了这个她在心里骂了几百遍的男人。

已经不想理他,苏北拎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的往公寓走。

见此,路南眉头不由紧蹙,走近了,他才发现,苏北一脸的灰土,双眼暗淡,脸上还流着汗渍,看起来像是瘪了的气球。

她一身精致的衣服沾满了灰尘,就像是从工地上回来的农民工一样。

她光着脚丫子,脚上血和土混合在一起,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走起路,一瘸一瘸的,明显是受伤了,看的路南心里莫名的一阵阵刺痛。

他能想象到,她今天究竟受了多少苦。

他突然有点懊恼,为什么今天,要将苏北扔在那么偏远的地方。

“看来你也就这点能耐!”路南说着,上前,一把将苏北打横抱起。

“啊——”身体突然腾空,苏北吓的尖叫一声,“路南,你又想干什么?”说着想要推开对方。

“别乱动!”路南恼怒地大吼。

苏北这才发现,自己被公主抱了,而且还一直抱回了家中,她听着路南的心跳声就在耳边,鼻尖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脸颊竟然不自觉的发烫。

路南把苏北轻轻的放在沙发上,然后去浴室给她放好了洗澡水,“脏死了,还不快去洗洗。”

苏北洗完澡出来,看到路南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茶几上放着医药箱。

见苏北出来,路南的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了苏北身上,洗干净后的苏北,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多了。

可是,当路南的目光下移的时候,眼睛有些刺痛,苏北的脚上,全是划破的痕迹,脚后跟上,还冒着血。

路南很心疼,他完全没有伤害苏北的意思,只是没有控制住当时的气愤,但是,如果她在原地等着他,也不会这样啊!亏他还白跑了一趟。

苏北压根不理会路南怎么想,因为,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搞成这样子。

她直接越过路南,坐在另外的沙发上,打开药箱,里面正好有跌打药。

空气中,顿时散发着一种怪怪的药味。

苏北微微蹙眉,拿起跌打药,向着脚腕抹去。

路南看着她吃力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却又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

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容易心软了。

“简直笨死了!”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将药从苏北手里拿过来。

苏北本来还能把这个男人当成空气,现在,这个把自己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竟然理直气壮的说自己笨!

她瞬间就发怒,一把将跌打药从路南手里夺过来,“路南,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笨!看不过去就不要看,不用你假惺惺的!”

“苏北,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论谁对谁错,你把药拿过来,我什么都不说!”路南看在她受伤的份上,不想跟她计较。

“路南,你这么自以为是,是谁教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苏北被他气得头顶冒烟儿。

路南看着苏北喋喋不休的小嘴,有点气闷,可是,看着她气得小脸通红,还这般倔强,不肯说一句服软的话。

他的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脑子一热,他一手拉住苏北,一手捧着她的小脸,就吻上去了……

一秒,两秒,三秒……

苏北震惊的看着路南,直到她彻底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嘴上温凉的触觉。

她才意识到,自己被吻了!

而且,亲的她的人,还是口口声声嫌弃她,一直不断给她找事的路南。

苏北猛的回过神,一把推开路南,却见他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疑似柔情的眼神,声音突然卡在喉咙里,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被苏北推开,路南这才感觉到,自己有点失常。

他竟然不经大脑,去吻苏北!

他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他的神情略微嫌弃,别扭道:“这什么药啊,难闻死了,弄得房间里都是这个味,快点抹完,打开窗户透透气!

说完,霸道的将苏北的脚丫子拉过来,给她上药。

苏北也有些尴尬,便沉默,任由他给自己的脚上药。

路南看起来,动作极为熟练,不像她一样,笨手笨脚的。

他两三下就给苏北抹好药,而且,动作还非常轻,苏北基本没有怎么感觉到疼。

路南抹完药,抬头看了苏北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北觉得,他的脸,竟然有一丝淡淡的红晕。

他被苏北打量的有点不自然,将苏北的脚放在沙发上,直接起身,去把窗户打开后,转身拿起门口衣架上的衣服,说了句,“我还有个应酬,先走了。”

说完,打开门出去了。

苏北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原来积压在心里的闷气,被路南这么一折腾,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气了。

……

路南去的是刘总主办的慈善晚会,他低到宴会场时,嘉宾基本都到齐了,刘总客气的引着他进入会场。

这时,路南的视线注意的刘总身后的女人,一个长得很苏北很像的女人!

他第一反应以为是苏北,但是细看,两人虽然长得像,但气质却不一样。

苏暖看见路南那一刻,眼神就再也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

眼前的男子,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嘴唇,刀削般的脸庞棱角分明,出色的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一般,简直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英俊的男人?他究竟是谁?竟然能让刘总这般客气?

苏暖的心里,一时间冒出无数个问号。

她把自己认识的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她敢肯定,在南希市,她肯定没有见过这么一号人物。

可是,按理说,南希市上流社会的人,基本没有她不认识的啊!

苏暖越发的痴迷和好奇。

她看着路南英俊侧脸,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脸红的有些发烫。

而且,这时,她发现对方竟然看自己了,她感觉自己要幸福死了。

他缓缓侧头,看了一眼刘总身后的苏暖,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刘总,这位是?”路南疑问道,他之所以肯定这人不是苏北,除了两人身上的气质不一样外,还有,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苏北对他充满了敌意,不会用这种花痴的眼神看自己。

“路总也觉得,我这个侄女长得不错吧!她是我的好友,苏云天的女儿!就是苏氏集团的千金,你应该知道的!”刘总笑的满脸深意。

路南眼神微微一眯,苏氏集团的千金?原本那个该嫁给陆家冲喜,结果因为传闻自己长得丑,不愿意嫁,换成苏北的那个女人?

当初苏家给他过结婚对象的资料,对于路家来说,这个婚不过是为了冲喜,所以新娘长成什么样并不重要,因此对那份资料不屑一顾,没想到,这女人长得跟苏北这么像,呵~

“刘叔叔,这位路总是?”苏暖略带羞涩的红着脸,看向刘总。

“你瞧我这记性,都傻了,忘记给你介绍路总了!”刘总笑着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们路总,那可真是年轻有为,近几年难得的青年才俊啊,他是盛世集团CEO。

这几年一直在国外,发展海外产业,那可是走向世界的大集团,不是我们小公司能比的!这不,他刚刚回国……”

苏暖的脸色彻底白了,刘总后面说什么话,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这么说,这个出色的男人,竟然就是她传说中的未婚夫。

而她,竟然还不愿意嫁!

是她自己,将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让给了苏北?

苏暖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她刚开始知道这么一桩婚事的时候,便以为路南肯定丑的不忍直视,而且,外界都传言他凶残暴戾,神秘诡异,疾病缠身,是个精神失常的病人。

所以,她才让父亲设计苏北替嫁,毕竟,钱再多,嫁给一个疯子,谁能忍受得了!

可是,眼前这个谦逊有礼,帅到掉渣的男人,这跟传言中的,简直是两个人迥然不同的人啊!

早知道路南这么出色,她就不应该将机会让给苏北。

路南看了一眼苏暖,对她脸上扭曲的表情,视若无睹。

他们一行三人,刚走进慈善晚宴,就引来众人的注视。

路南一看就非池中之物,刘总本就是南希市的大富豪,而苏暖,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他们走在一起,立马成为慈善晚宴的焦点。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刘总笑着看向路南,“路总风流倜傥,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受人关注的对象。哪里像我们这些老家伙!老了老了!都无人问津了……”

路南扯了扯嘴,连场面话都懒得说一句。

苏暖看向路南的目光,更加痴迷。

怎么会有这么英俊冷酷的男人呢?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场,就连他随意一个动作,似乎都优雅无比。

跟几个比较有名的人物打招呼认识下来,刘总都是带着苏暖跟路南一起的,他能感受到,刘总有意将他和苏暖凑在一处,这很让他反感。

“不好意思,你们先聊,我去躺卫生间!” 他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然后放下酒杯,转身走了。  

苏暖看着路南要走,差点跟着一起去了,刘总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她这才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赶紧不动声色的刹住脚步。

路南一走,苏暖立马开始磨刘总,“刘叔叔,你怎么不早早将他介绍给我啊?”

“现在这不认识了,为时不晚!”刘总看着她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笑道。

苏暖脸上笑的一派天真,她心里却早就开骂了。

什么叫为时不晚,路南早就跟苏北结婚了!你个白痴知道个什么!

要是早知道路南这么迷人,打死她也不会干出那样的蠢事!

“可是人家想早点认识他嘛!”苏暖的声音,发嗲的让人骨头都酥了。

刘总色眯眯的看了她一眼,笑吟吟道:“这不路总刚回国吗?不然,你以为他能看上跟我合作生意,盛世集团,那可是国际大集团,随随便便出手,都能让我这个小公司倒闭!”

苏暖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这个老东西,和父亲是好朋友,平日里看自己,目光还那么色!

可是,为了打探路南的消息,她忍了!

这时,刘总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接起,听到对方说了一句什么,他的神色微微一变,“路总真的不打算多玩一会吗?今晚会有很多南希市的商业财阀来的!”

“不了,我还有事,先挂了!”路南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刘总一脸可惜,无奈的摇摇头。

苏暖急切的看着他,“刘叔叔,怎么了?路总他这是不回来了吗?”

“路总说他有事,先走一步!”刘总点点头。

苏暖的脸上,立马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她想了想,翻了翻手机,煞有其事的道:“刘叔叔,我也临时有个通告,就不能陪你了,你先玩啊!”

说完,不给刘总任何说话的机会,起身就走。

刘总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影,忍不住在心里意淫。

这个小浪蹄子,平日里就知道媚眼勾人。

现在遇见一个喜欢的男人,立马撒腿就跑,可真是够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