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属资讯网 > 博览 >

小说深喉口爆细节阅读_徐鹏刘泽

2019-10-02 09:02

没有接受她的诱惑。


可就在这个时候,待在大床上的她翻身趴了起来,双手和双膝撑起了娇媚的胴体,任她无限的娇媚朝着我,更是有魅声钻进我的耳中——


“徐鹏,来吧,我真的好想要你,我好难受……”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窗户已经能看到外面的光亮。


卫生间里传来洗漱声,我扭头看了眼,已经穿着整齐的柳思妍正在忙活着。从侧面看表情很平静,似乎心情比昨天好了许多。


当我悄悄出现在卫生间,并且扬手一巴掌扇在她的香臀上时,受惊的柳思妍当时就吓的把满口漱口水给喷了镜子上。在看到是我后,她羞嗔的给了我一拳头。


没有就昨晚的事情说什么,我担心她面子上过不去,但没成想她却主动提了起来。


“昨晚的事情对不起啊,我喝多了,所以举动有些……胡闹。”


在柳思妍口中,昨晚她的举动已经变为了胡闹,但她红润脸蛋儿上的羞赧却明白无误的告诉我,她是在害羞和不好意思。


本想打趣她一下,但终究还是觉得这事算了,难得她能从悲伤中平静下来。


不过随后的时间里,她又吱吱唔唔的问东问西,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我忍不住的问她,“你到底想问什么啊?”


她羞赧的低着头,羞声问道:“昨晚……我们有没有那什么啊?”


我恍然大悟,但还是装傻问道:“那什么是什么?”


她显得有点焦急,“哎呀,就是做那个、那个。”


我很无语,“你看看你,做个仰卧起坐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天天做,得保持运动量,你也做啊?也是,你腰这么细,身材这么好,肯定得做。”


柳思妍彻底急了,“不是仰卧起坐,是男人跟女人之间做、做那事儿!”


这话吐出口,她就羞到不行不行的,脸红的跟个害羞小姑娘似的。很难想象,她竟然就是那个在贵宾仓跟刘泽勾搭在一起的女人。


惦记着刘泽,所以我问她,“你跟刘泽……”


我的话都没问完,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寒漠如同挂了层秋霜。更是扭头离开了房间,临出门时对我撂下了一句‘谢谢’。


整个过程转变的如此突兀,我原本还想撩她的,没成想一把撩黑了。


我琢磨着,以后刘泽这个名字在她这就是禁忌词汇了,可千万不能提……


中午的时候,我本想出去吃点东西再回宿舍,没成想接到了赵婷婷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希望我陪她逛街,这让我很是意外。


直至见到她面并一起吃午饭时,我才了解她约我的真实原因。


赵婷婷在饭间告诉我说,希望我能好好对柳思妍,她是个特别不容易的女人,而且现在母亲又刚刚去世,让我好好的宽慰她、照顾她。


从赵婷婷的口中,我了解到柳思妍曾经的生活很贫苦。


她母亲是被人贩子给拐卖来的,直至如今也不知道娘家在哪里。而她父亲去世的早,她是由她母亲含辛茹苦的拉扯大。没成想成为空姐并当上乘务长后,好日子刚过没几天母亲就犯了重病,前后花光了她这些年的积蓄不说,还欠了刘泽近二十万的债务。


我隐约揣摩到了柳思妍跟刘泽在一起的原因,于是向赵婷婷求证。


赵婷婷思虑再三后,最终对我说,“其实我也是上午跟思妍聊完才知道这些的,她迫于母亲的重病急需用钱,而刘泽先是借钱给她,后要拿欠条要挟她,所以思妍才迫不得已的跟他在一起。”


“这事你别生气啊,你也别怨恨思妍,她真的不容易,孤零零的一个女孩子,母亲又在医院里等着钱救命,她能怎么办呢?如果你真要因为这事而抛弃她的话,那我赵婷婷看不起你!”


我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看不起柳思妍,但好像也涉及不到抛弃的问题,毕竟我还没跟她处男女朋友,这只是赵婷婷一厢情愿的认为而已。


不过这事我不会去多余的解释,只表示绝对不会因为这事对柳思妍介意。


赵婷婷显得很高兴,直说柳思妍没有喜欢错人。


吃过午饭后,我本打算离开,哪成想被赵婷婷抓了公差,非要我给她当拎包客。所谓拎包客,自然就是她买东西我拎着了,可怜兮兮的我好不容易有个假期,竟然给她当起了跑腿的。


眼瞅着赵婷婷在商场里不要钱似的划拉着,双手十指各勾一个袋子的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恰好她又新挑选了一套内衣,于是我恶作剧的打趣道:“怎么着,那条旧的又洗了,所以得买新的了?”


赵婷婷那张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当时就红了,显然是惦记起那晚我拿她小裤裤在身下磨蹭的事情。娇羞的她恨恨瞪了我一眼,没多少威力不说,反倒斥满旖旎。


我忍不住的开始惦记着,既然赵婷婷和柳思妍是好闺蜜,而赵婷婷娇媚迷人的好身材我也见识过了,要不然就立个人生目标……双飞了她们吧?


认真思考过后,我觉得这事,可行!


似乎老天爷都在帮我完成这个刚定的人生目标,刚刚离开商场的,意外就发生了。


也不只是谁丢了块香蕉皮在地上,赵婷婷没看着,我前脚还没提醒完她后脚就踩上了,然后整个人仰面跌坐在我怀里,连我都被她一屁墩给墩在地上了。


只不过我俩的姿势有点尴尬,我坐在地上,她坐在我的身上,那感觉只要我稍稍往上一挺,她就只能被迫发出醉人的娇吟。


巧合的是,被她那浑圆挺翘的香臀一撩,我还真有反应了,然后就……


“啊~!”

从腔子里挤出的娇吟特别旖旎,就好像一副强效的春药灌注进我的身体。


其实我没挺,尽管我很想但我真没故意去挺那一下,只是身体反应太强烈,所以就隔着她薄薄的裙子给顶到了。至于具体顶到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她喊的挺刺激,引周围无数人倾目观看,更有不怀好意着满脸色色的坏笑。


赵婷婷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赶紧挣扎着起身。


我也不好就这件事情向她道歉,毕竟人家是个没有男朋友的女孩子,所幸手上拎着许多购物袋,于是我挡在身前掩盖住凶器,“你不至于吧,我坐地上你坐我身上,我都还没叫呢,你叫什么呀,疼死我了。”


赵婷婷羞红着小脸蛋儿,低声向我道歉,关于刚才顶她那一下,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开口,显然她认为戳到她那里的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没往我那想。


成功将这事给掩饰过去后,我就拎着包和她回到车上。


上车后我抱怨她买这么多东西实在败家,但没成想她却跟我解释说是帮柳思妍买的,希望柳思妍能够开心一些,尽快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个心思善良又心怀美好的女孩,如容颜般惹人怜爱。


我开车载着她把东西送去了柳思妍的农村老家,赵婷婷说柳思妍要回老家住几天。只是当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柳思妍并不在,等了会儿也没见人,所以放下东西后我们就开车返回了。


返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色已经渐黑,尤其是乡下小道连个路灯都没有,道路两侧反倒树木林立,也就是开着车在路上,不然还真有些阴森森的。


旁边副驾驶上传来赵婷婷的声音,“外面好黑啊,如果车子坏在这里的话,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嘭’的一声闷响从车下传来,方向盘更是开始左右扭动,要不是我死死抓住板正反向,我这二手小QQ非翻路旁沟里去不可!


堪堪将车子停稳当,赵婷婷就气急败坏的质问我,“你这个坏人,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干嘛把车子弄坏?说,你故意把车子停下想干什么?你小心我告诉思妍!”